内蒙古重大刑案致3死2伤两村民因羊走失发生纠纷民警调解时被捅不幸身亡


0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公安局官方微博@武川警务 10月10日消息,2020年10月9日8时14分,武川县公安局指挥中接到报警称:武川县二份子乡黑浪壕村村民马某贵因自家一只羊走失与邻居王某生发生纠纷。二份子派出所立即派出两名民警赶赴现场,在调解过程中,民警与村委会干部提出多种调解方案,但当事人马某贵拒不接受。调解工作持续至中午12时35分,马某贵突然拔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冲向王某生,民警对其进行制止时,马某贵将该民警捅倒在地,后又接连桶倒王某、捅伤另外3名在场人员。当场造成一名民警和王某生死亡,另3人受伤(其中1名伤者在送医途中死亡)。犯罪嫌疑人马某贵已被安机关抓获。目前,两名伤者已送往医院救治,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在册裁判有5人跻身亚足联精英班

目前,中国足协在册裁判员中有5人先后跻身过亚足联裁判精英班。除马宁外,分别是傅明、张雷、沈寅豪、金京元。既然金京元成为亚足联重点培养的裁判员,那么中国足协自然不应该错过进一步锻炼、培养金京元的机会。然而,在名额恒定的情况下,有人入列,就会有人出局。在2020年度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7人阵营中,尚未跻身亚足联裁判精英班的3人分别是顾春含、王竞、李海新。这样看来,明年退出国际裁判队伍的人选大概率从这3人中产生。

在刚刚结束的2020赛季中超联赛中,裁判问题成为贯穿整个赛季的焦点话题。受疫情影响,往年外籍裁判大量涌入中超执法的情景不复存在,但因联赛首阶段本土裁判出现了部分引发巨大争议的判罚,中国足协不得不特聘两名韩国籍裁判来华执法中超第2阶段及超甲升降级附加赛的部分关键场次。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汪浩舟

从2020年度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名单情况来看,除生于1979年的马宁外,其余6名国际级裁判均为“80后”,可以说,“年轻化”是未来中国足协遴选国际级裁判员的趋势。生于1989年的金京元也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成为亚足联重点培养年轻裁判对象之一的。

据了解,在11月22日晚超甲附加赛第2回合卓尔与绿城的比赛中,虽然韩国籍裁判高亨进担任主裁,但担任视频助理裁判员的正是金京元。而在此之前,金京元除作为主裁执法本赛季部分中超比赛外,还多次作为视频助理裁判员参与关键场次的执法。中国足协重用金京元,是因为早在2019年度他就已跻身亚足联裁判精英培养班。按照惯例,只有进入该精英班的成员,才有机会参与由亚足联主办的各序列国际赛事,继而有望被亚足联推荐执法更高级别的国际赛事。

提升竞争力 本土裁判需自强

据了解,中国足协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沙特阿拉伯、伊朗五国足协一样,都是获得国际级裁判名额最多的亚足联会员协会。以男子11人制为例,这几家会员协会均可按照“7+9”名额标准来推荐国际级裁判员。那么,2021年度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人选会否有调整呢?综合亚足联及国内赛事执法情况看,答案是肯定的。

“年轻化”是遴选国际裁判趋势

相对来说,最近几年调整幅度最大。以2020年度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为例,7名裁判员中,王竞、李海新分别取代了2019年度国际级裁判员关星、艾堃。而关星、艾堃两人也是于2017年取代黑晓虎、王哲从而跻身当年度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7人阵营的。作为2016年亚少赛决赛的主裁,王迪从2018年开始不再担任国际级裁判员,取代他的是同样注册在上海的沈寅豪。除此之外,国际级助理裁判员人选近年来也都有所调整。

洋哨到位并不意味着本土裁判不够努力。中国足球提升竞争力,需要在各个层面“拔高”,除了提升球员、教练员的业务水平外,客观上本土裁判需自强。北京青年报通过分析数据发现,从2011年至2020年的10年间,除2014与2015年度、2018与2019年度人选完全一致外,其余各年度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主裁)的人选较其它年份均有不同幅度的调整。